名人书票逸闻录之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票(二)

时间:2019-09-23 10:00:01 来源:大兴在线 当前位置:河源苹果怎么下载365bet_365bet娱乐场开户_365bet体育投注在线 > 读物 > 手机阅读

鸦片战争拉开了中国近代史帷幕。英国恶犬刚到,法国蛤蟆也紧跟来。首先介绍的这款法国藏书票,票主与前篇几位文职票主不同,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武夫,侵略者。

票主阿纳托利·阿梅代·普洛斯·库尔贝(Anatole-Amédée-ProsperCourbet 1827 –1885),即使熟悉中国近代史,估计也未必记得这个名字。不过,此人中文译名“孤拔”,更为国人熟知。作为一名法国殖民军队将领,孤拔指挥过北非中亚法属殖民地的多次侵略战争。1884年,被任命为法国远东联合(特混)舰队司令。孤拔率舰入侵台湾,被刘铭传采用持久战拖垮。1885611日,在《中法新约》签订之后的第二天,孤拔在泊于澎湖马公海域的铁甲舰巴雅号(Bayard)舱室中毙命。

淘得此票,纯属意外。那时正撰《罗斯福家族的玫瑰田》,偷闲逛eBay,发现一票,图案与小罗斯福美国海洋史藏书专用票“铁锚与四星”颇相似,乃是铁锚下配饰三颗“五星”。由于卖家描述使用法文,乍看不懂。不过夹在语句中“Chine”(中国)一词,让我眼前一亮。对照检索票主名字,赫然是曾与刘铭传攻守台湾的法国侵略舰队司令孤拔。


细看此票图案,除了下方代表票主孤拔法国海军三星中将军衔袖章图案,上方还是一顶羽毛护翼头盔,内部配饰交叉的短柄戟与佩剑。下方配文Ex-Libris Amiral Courbet(海军司令库尔贝藏书)。票中唯一与赳赳武夫气质格格不入的装饰,是自左下延伸至右上的花枝藤蔓,其间镌刻小字一行“ASSOCIATION DE GRAV25QUAI GDSAUGUSTINS PARIS”,此是书票制作方印记。不过,堂而皇之将自家店址一并刻于票上,我倒也是初次遇见。

为此,我特意致信请教法国专家,被告知巴黎奥古斯丁码头25号曾是雕刻师Revellat的工坊所在,其与另几位雕版师在此共事,专门承制藏书票、私人笺纸与票据等业务,对外招牌便是ASSOCIATION DE GRAV(雕版协会)。

关于此票,我还另有一个疑问。根据史料记载,孤拔于1880年获授海军少将,前往新喀里多尼亚担任总督至1882年;1883年率舰队侵占越南;1884-1885年中法战争中,孤拔才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。故而推测,这款中将军衔标识的藏书票应该并非孤拔本人定制,而是一款纪念藏书票(homage bookplate),制作时间也应是1885年孤拔客死异国之后。

我将推测告知那位专家。经过整整一周,他才发来回复,同意我的看法。他通过大量资料检索,确认该票由雕刻师Revellat制作,并收录于法国藏书票通用目录,编号C2034,由此推断该票制作时间应晚于1885年。而该票的首次出售记录则是1911年的Pique collection拍卖。

转眼历史又推进一甲子,中国进入新时代。建国初逢美帝入侵朝鲜,中国志愿军抗美援朝,让侵略者铩羽而归。接着要介绍的这款藏书票,票主乃是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将领,时任联合国部队指挥官的马克·韦恩·克拉克(Mark Wayne Clark1896-1984)。相比孤拔海军中将,这位克拉克司令官在军阶更高一层,乃是陆军四星上将。

这位一生都在军中度过的票主,自用藏书票却并非硬核风格,颇有铁汉柔情意味。票面左侧,一杆星条旗高高飘扬,下方票主姓名首字母护持柱础,巨大的字母C中缀饰四星将衔。书票底部标注“GENERAL MARK·W·CLARK”(马克·克拉克将军),虽然外界对其评价是“美军无能将领的典范”。右侧自上而下分别选取三幅风景,并配饰三款盾徽。说实话,就是这“三景三徽”,不仅难倒我,甚至问倒一众专家。


先说“三景”。最上一幅,高楼错落,广厦林立;中间一幅,尖塔高耸,圆顶敦实;下方一幅,云淡风轻,山石耸峙。既能入选,想来三地均对票主具有纪念意义。但除首幅,一眼便知是纽约曼哈顿(克拉克出生于麦迪逊军营,毕业于西点军校,两处均在纽约),其余则完全无法辨识。

再说“三徽”。三块盾形纹章俱是条纹背景,配饰持剑、榄枝与立鹰,但对照查询克拉克上将从军经历(军兵种章与部队纹章)与获受荣誉(勋章图案),结果却都似是而非。

求助多位美国藏家,皆不知所以,回复皆此票无资料可查询。只一位专家根据书票上隐藏的设计师花押,认出此票应出自Toni Hofer之手。

由此线索入手,我倒是又确认些许信息。设计师Toni Hofer乃是奥地利版画家,师从考斯曼大师(Alfred Cossman)。1945年欧洲战争结束伊始,晋升陆军上将月余的克拉克便就任美国驻奥地利高级专员,并盟军代表,直至19476月才返美。由此推测,这款藏书票便是在那期间向Hofer定制。

知晓了藏书票制作时间点,便可推测三幅风景中剩余两处,不会是朝鲜半岛风光与南卡景致(克拉克退休后任南卡罗来纳州堡垒军事学院校长)。

剩余两幅之一的“山石图”,实在缺乏辨识要素,完全无从下手。反观第二幅,图上颇多元素可供推敲。对照克拉克履历,我大胆推测许是法国或法属北非三国其一。原因有三,其一,此图居次,克拉克西点军校毕业后,便赴法国参与一战,而二战中,其又常驻北非;其二,两座建筑样式应是大教堂或清真寺之类,法国颇多教堂,而法属北非均信奉伊斯兰教;其三,配饰纹章侧葡萄与背后卷轴似乎也有暗示。法国与法属北非俱是葡萄酒产地,而二战中,克拉克曾代表盟军赴法属北非与维希政府部队斡旋结盟。只是始终未找到与图上一般无二的实景,而无法确认某地。

最后介绍的这款藏书票,票主姓名曾现于《毛泽东选集》(第四卷)中,作为《驳艾奇逊》一文“男主角”,用流行语来说,就是被主席实力打脸了一回。这位与毛泽东主席同年的票主迪安·古德哈姆·艾奇逊(Dean Gooderham Acheson1893-1971)来头不小,曾任美国国务卿。他竭力鼓吹霸权主义,是美苏冷战政策主要制定者之一。


他的自用藏书票与其飞扬跋扈的个性相同。木刻画面中,由其姓名缩写“AD”组成一只盛气凌人的大公鸡,膀下夹着一支用来“鼓吹”其霸主观点的大喇叭。下方一条缺乏动感的僵直绶带标注“Dean Acheson”字样,实在无趣。


相关文章:

读物本月排行

读物精选